陆老传奇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05

壮士千里



壮士千里

天空黑过才变蓝
夏季热过就会凉
幼苗绿过才高壮
梅花冻过就瓢香

养天地之正气
法古今之侠义
展雄心之不已
开华教之千里

大海拍过才变岸
流水冷过就化霜
金子黄过才闪亮
石灰烧过就叫砖

Tuesday, November 22, 2005

志在千里,维新不已

99. 第一个四十年远了,第二个四十年也快来了。陆老师仍在用心建筑华教工程。由此更见陆老师长年的年轻。

100. 从1953年23岁开始,年轻的陆老师就执教华小,“展开华教的工作”。从1954年24岁开始,陆老师就以一名“全国年轻大专生展开华教的工作”。从1965年35岁开始,年轻的陆老师出任了教总副主席“展开华教的工作”。

101. 今天,陆老师的心境仍然年轻,“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处处以华教的新民喊话。“陆虽旧人,其命维新”。

102. 2003年12月30日,73岁的陆老师突然请辞教总副主席的职位,震惊了华社领袖和民众,也就可以理解了。

103. 教总的公函,更提到陆老师“参与教总及吉隆坡华校教师会数十年,在争取华教权益方面贡献非凡,是华教运动中不可或缺的一员。际此华教身处多事之秋,教总及吉隆坡教师会将面临更大的挑战,更是需要台端的参与和指导。”

104. 然而,多方恳请之下,陆老师毕竟于心不忍,把华教的重任全部重新留在自己的手心。

105. 以董教总顾问沈慕羽,董总主席郭全强,霹雳董联会主席胡万铎为首的华团主干非但对陆老师留任的决定深表欣慰,更认为“他今后可以更坚决的态度,参与华教的斗争过程”。

106. 2003年的伊始,陆老师老师独自在细想个人的毫不足惜。窗外一连串交加的阴风苦雨仍在这里,在那里。

107. 物换星移,走的走,变的变,逃的逃,陆老师这位巨人仍旧在华教里,在风雨里,坦向千里。

108. 四十年了,陆老师只关心,当年他亲手栽种的一棵棵铁树,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

109. 夜很深了,加影山上灯火通红,朗朗的读书声正热起陆老师的叮咛。

110. “养天地之正气,法古今之完人。这是我们做人的最高境界。所谓尧舜人也,我亦人也,应该不要妄自菲薄。”

111. 陆庭谕老师望向远方,望向远景,思虑那些跑在前头先辈的远见。他深信,华文教育将是世界语文的主体,民族文化更是今后全球文明的主题。

112. “天空黑过才变蓝,夏季热过就会凉。幼苗绿过才高壮,梅花冻过就瓢香。大海拍过才变岸,流水冷过就化霜。金子黄过才闪亮,石灰烧过就叫砖。”

113. 天,必然会通通亮起。

114. 通通亮起。

115. 亮起。

Monday, November 21, 2005

放眼大局,面向民族

82. 华教工作者真心的经营终让顽石点头。2000年11月,当李孝友总算为推销改制中学道歉,陆老师丝毫不计前嫌,化干戈为玉帛,把个人的恩怨,完完全全一笔勾销。

83. 那晚他上台演讲,心平气和地追述史章的悲痛,然后大声悲吟华教百年的辛酸。对于李孝友当年的大错,说得很轻。他顾及的是华教的大局,无关自己的点滴。

84. 李孝友跟着上台,坦然表示:“我向改制中学的校董会、校友道歉,我被误导来误导华人。这个责任我要承担,这是我的(历史)包袱。”

85. “如何解除这个包袱呢?我已经77岁了,也要站出来,和大家在一起!年轻人跑前面,我老的拿拐杖跟你们跑。”

86. 李孝友解除了个人的包袱,承担了责任;所有改制中学全过去了。

87. 1982年10月16日及17日,回应增建“吉华国中”分校的建议,副教育部长陈忠鸿和吉打董教对话时就说了:“兴建学校不应以一个不实际不可能达到的称号来申请,我国根本没有所谓具有传统性的国民型中学,只有国民中学。”

88. 2001年,白小原校被关,陆老师很快站出来讲出华社的心声。事情进入500天,而衍生了原校六年级学生报考的问题后,陆老师心如刀割。

89. “教育部长曾在国会上宣称如果有上诉将会解决,但迟迟没有下文。家长上诉后当然要知道结果,必然是向教育部查询,负责官员理应专业性作出解答;而非官僚性的官威十足,这也令人质疑教育部办事的效率! ”

90. “白沙罗新村及17区就有将近300名学生可以走路上学,不必舟车劳顿。何况附近的11区、12区、14区、16区,甚至敦依斯迈花园等区都没有华小。这些地方的学生都是来白小求学。”

91. “连社区缺少华小的实际情况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方面非常关心失学的孩子,一方面却对学生来报考加以”拖”字诀,真是极度矛盾,选民有权在问,人民代议士在那里?”

92. 2001年真是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28事变,陆老师参与了广大罢写的行列,用行动挡车,反对了政党收购媒体的居心。

93. 2002年,针对英文教学数理,陆老师点醒华社:“在联合国里母语教育时基本人权,同时也是最直接及有效的教育媒介语因此,董教总一直以来都以此作为积极争取的理由。”

94. “数理是我们在小学、中学,甚至世界大学都最强的科目,为何要以英文教数理来增加语文障碍?要提升英文水平,就应该对症下药,因此,英文教数理是不对的。”

95. “华小就像是我们的母亲,让我们能够在学习的基础阶段以自己熟悉的母语去学习各种新知识,以为将来求取更广更深的知识做好准备。……要我们放弃用自己的母语去吸收知识,就如要我们丢弃自己的母亲一般令人无法接受!”

96. 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三大任务是:华教、华教和华教。他是如此虔诚,用几近信徒的真情,日夜为华教点香。

97. 他批评的课题,绝非钻牛角尖,他从来不用偏激的言辞,去评论时事,他每一次的发言,所提出的要点,关及的不过是华教的困境,以及他认为公平的纾解之道。

98. 他一直以追随林连玉先生为志,明确地定位终生的奉献,大声为华教疾呼: “我们要从整体认识华社的生存韧性,不要因个别的不肖分子而以偏盖全。全人类的积极分子还是多于消极的破坏分子的,华族自不例外,否则,人类还有什么前途? ”

Saturday, November 19, 2005

从头说起,推动巨石

60. 在<57年官方对教育问题的作答>文章中, 林连玉先生点出不为外人所道的辛酸: “由1951年起,教总主席还没有换,但已换了6位教育部长。我最有经验,前一位教长答应的,到后一位教长就可推说不知情。”直到陆老师的时代,困境依旧。

61. 陆老师也重申了华教问题的重覆,当官一换,“我们的备忘录就需从头再说一遍”。一遍不行,又一遍。“再说一遍”已经是陆老师沉重的大任。

62. “最典型而坦白地例子就是云时进律师出任副教育部长的时候,他说,我刚上任,问题还不清楚……。上任几个月,应该胸有成竹了吧?但是,又准备移交陈祖排博士了。”

63. “从拿督陈声新到拿督陈忠鸿到周宝琼女士到拿督林良实、黄俊杰律师,到云时进律师,华文教育,华小的问题,就这样从头说起……”

64. 也许,学者许德发说得一点没错,唯有希腊神话中西西福斯(Sisyphus)的际遇,可以说明陆老师这些年来所为的一切:“向山上推石头,石头刚到了山顶就滚下来,又得重新向上推”,roll to the top of a steep hill a stone that always rolled down again。

65. 陆老师的心里只有华教,他牵挂的是子子孙孙的教育机会。他无时不刻在为国家人才的培训,作真诚的规划,重新向上推,一再地从头说起,again and again。

66. 1987年,茅草行动展开,李金狮悄悄地飞到澳洲“治病”后,陆老师做好受难的预备,意志坚定地要为华教奋斗。

67. 那一年,为了华教的千秋万业,陆老师还作了生平最精彩的表演,以落发示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

68. 同心维护华教教育的精神,感动了千千万万的民族儿女。间中,马华公会的党员更在白沙罗华小拉起布条,表达了马华与华小共存忘的意愿。

69. 47岁的陆老师,仍在推动那块华教的心头大石。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热爱土地,保存历史

51. 1982年,“被火烧”而搞到失去公务员资格的陆老师转到尊孔独中教书,继续未了的使命,直到1990年退休。

52. 1984年,三保山存亡未卜,陆老师到山脚节食静坐,受到广大马华基层上上下下的慰问,礼之以保山护法,冠之以最高荣誉的“华教斗士”。

53. “说尽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保存三保山!” 陆老师大声地说,语句简单,立场坚决。

54. 他没有政党之分,更无派系的偏见,在他的想法,再简单不过,谁认真扶持民族文化的传承,谁就应该得到赞扬。 反之,也一样。

55. 同一年,陆老师也到教育部静坐,抗议雪州教育局在10月10日发出志号JPWP20/84通告,训令华小集会必须使用国语进行。当时,副教育部长周宝琼受询坦言对此“毫不知情”。

56. 80年代中,当叶亚来的历史日渐受到冷落,陆老师提笔点出了迷思:1952年和1956年的历史纲要,叶亚来是四个名士之一。经66年的修定,叶亚来为独立单元。到了1976年,叶亚来的事迹是<瓜拉雪兰莪与吉隆之历史>的一小段落。在1983年的五年级检定考试,试题宣扬不是叶亚来开辟吉隆坡。

57. 善变的人都善忘。忘了三保山,忘了“训令”,忘了叶亚来,说不定将来又忘了林连玉。

58. 因此,1985年,林连玉先生的丧礼上,他代表致祭文,呼吁华社认识林连玉,肯定林连玉,学习林连玉,共同完成一代人师生前“未竟的理想”。

59. 从三保山,“训令”,叶亚来到林连玉,陆老师透现的是对这片养育他的土地热情的关爱。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奉献独大,付尽全力

42. 1978年,因为独大的争论,他亲笔对抗韩飞的似是而非,圈点了世人对完整华文教育的误会多端。

43. “既然想塑造团结政治的力量,就不应违反华人的共同愿望来反独大。华人是不会接受反华人的华人为领袖的。不在共同愿望上的团结是从来没有的。”

44. 较早的时候,马华署理总会长曾永森在专访认可“马华公会有责任传达华人社会要创办独立大学的愿望,除非马华不再标榜代表华人社会”。

45. 叫人困惑的是,马华总会长李三春根据《1971年大专法令》,却明明白白表明“国内大学不能以华语为教学媒介,因此,独大不符合此法令,不可能获准创办。”

46. 在争取独大的效应之下,1978年第五届大选, 马华竞选的28席国会议席,结果只取得微不足道的17席,而民行党赢得16个国会议席以及25个州议席。当见曾永森判断之正确。

47. 1979年,元首拒绝独大的申请。前景不明的情况,独大的理事不得不寻求法律的途径解决问题。

48. 1981年独大诉讼入禀高庭,大义当前,他参与其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显见了无比的勇气。

49. 官司开审,陆老师以华语供证,根据立国宪法,在司法的殿堂上慨然宣说正道,为独大的建立付尽全力。

50. 他是堂堂正正的发言,老老实实地讲话,公平而客观地评审和报告华教的自然进度,以及华社创办一所华文大学的宿愿。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冷看江湖,紧守大关

70. 介于1990-1995年,当华社迷惑在开放的乱象中,陆老师清醒地看穿政客的口不对心。集体安眠状态中,他一如过往,睡不安宁,食不知味,做梦也要紧紧守关。

71. 1992年,他看到了华教的生机,从华小和独中的基础,提出了“发展华文教育的第三波”的说法。

72. “大家的努力要有更上一层楼的冲刺,维护华小,支持独中,两波之后,再来发展华文教育的第三波吧!”

73. 他是那样一个人:坚持原有的立场,始终如一,先华教之忧而忧,后华教之乐而乐。

74. 同年,由李万千和张永庆编辑,收录陆老师言论的《我们的这一条路》,由东方出版,一时洛阳纸贵。据知,这是东方出版社《革新系列》的第一畅销书。

75. 1994年,沈慕羽先生卸下教总主席高职,“有心人”再度把陆老师大事标签为“偏激的人”,千方百计阻扰陆老师接位;虽然这样,陆老师仍在公意之下当选教总副主席,持续为华教喊话。

76. 《1996年教育法令》通过前后,陆老师站在最前面,小心的看待一切,用良心讲出真话和实情。

77. 杨培根律师也曾根据法律报告了这个事实:现存的《1996年教育法令》生效以后;条文里(再)找不到(过去《1961年教育法令》下)第4类“国民型中学”(政府华文中学)的定义。.这就是说,从此,我国不再有“国民型中学”。

78. 最少,所谓“改制中学”的春梦该醒了。

79. 面对多事的华教,陆老师并没有选择放弃;相反的,借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之际,他还在北大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演讲《马来西亚华教运动及其未来发展》。

80. 1999年,受不了陆老师坦诚批评的民政党主席林敬益,忍不住形容陆庭谕老师“好像上帝,喜欢在上面指示人家做事”。

81. 是年,连同两千多个华团,陆老师认可了大选诉求的大方向,希望以此开拓华教新意境。不料,大环境不济, “向山上推石头,石头刚到了山顶就滚下来,又得重新向上推”。

人为大劫,头破血流

34. 1965年至1982年老师转进蕉赖三条石南强小学任教,任劳任怨,唯“有心人” 始终对他特别“眷顾” ,以致他在这段期间,遭遇了两次纯属人为的大劫。

35. 1978年8月11日,一介书生的陆老师在吉隆坡街头为独中筹款时,竟被无耻暴徒公然狙击,以致头破血流;暴徒手段污秽肮脏,动机耐人寻味,直到现在,依然使人百思不解。

36. 1979年,安居吉隆坡,再过几年就到退休年龄的陆老师居然“被人申请他调”丁加奴日底。陆老师不满“有心的安排”,据理上诉法庭,不幸败诉,半生辛辛苦苦教书的退休金完全不保。

37. 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对陆老师宣读判词:“骑老虎就将被老虎骑,既然要玩火,就要准备被火烧”。

38. 虽然如此,陆老师并不向恶运低头。相反的是,历经生命和志业的考验,他义无反顾地以肉身为华教的长城护法。

39. 事隔多年,一次饭局酒后那个“好心人”后来曾对林晃升和李万千先生说:“陆庭谕的调职是我搞的!……大丈夫敢作敢当。……狙击他的事,与我无关。”

40. 老虎不但骑过,而且咬过了陆老师的空拳,血迹而今未干,“好心人”却在百花香里笑春风去了。大丈夫敢做敢当?放火烧掉了陆老师的退休金,怎么敢当,如何敢当?

41. 陆老师知道了“好心人”的真面目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原来真的是他,既然也下台了,我祝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