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传奇: 冷看江湖,紧守大关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冷看江湖,紧守大关

70. 介于1990-1995年,当华社迷惑在开放的乱象中,陆老师清醒地看穿政客的口不对心。集体安眠状态中,他一如过往,睡不安宁,食不知味,做梦也要紧紧守关。

71. 1992年,他看到了华教的生机,从华小和独中的基础,提出了“发展华文教育的第三波”的说法。

72. “大家的努力要有更上一层楼的冲刺,维护华小,支持独中,两波之后,再来发展华文教育的第三波吧!”

73. 他是那样一个人:坚持原有的立场,始终如一,先华教之忧而忧,后华教之乐而乐。

74. 同年,由李万千和张永庆编辑,收录陆老师言论的《我们的这一条路》,由东方出版,一时洛阳纸贵。据知,这是东方出版社《革新系列》的第一畅销书。

75. 1994年,沈慕羽先生卸下教总主席高职,“有心人”再度把陆老师大事标签为“偏激的人”,千方百计阻扰陆老师接位;虽然这样,陆老师仍在公意之下当选教总副主席,持续为华教喊话。

76. 《1996年教育法令》通过前后,陆老师站在最前面,小心的看待一切,用良心讲出真话和实情。

77. 杨培根律师也曾根据法律报告了这个事实:现存的《1996年教育法令》生效以后;条文里(再)找不到(过去《1961年教育法令》下)第4类“国民型中学”(政府华文中学)的定义。.这就是说,从此,我国不再有“国民型中学”。

78. 最少,所谓“改制中学”的春梦该醒了。

79. 面对多事的华教,陆老师并没有选择放弃;相反的,借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之际,他还在北大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演讲《马来西亚华教运动及其未来发展》。

80. 1999年,受不了陆老师坦诚批评的民政党主席林敬益,忍不住形容陆庭谕老师“好像上帝,喜欢在上面指示人家做事”。

81. 是年,连同两千多个华团,陆老师认可了大选诉求的大方向,希望以此开拓华教新意境。不料,大环境不济, “向山上推石头,石头刚到了山顶就滚下来,又得重新向上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