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传奇: 人为大劫,头破血流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人为大劫,头破血流

34. 1965年至1982年老师转进蕉赖三条石南强小学任教,任劳任怨,唯“有心人” 始终对他特别“眷顾” ,以致他在这段期间,遭遇了两次纯属人为的大劫。

35. 1978年8月11日,一介书生的陆老师在吉隆坡街头为独中筹款时,竟被无耻暴徒公然狙击,以致头破血流;暴徒手段污秽肮脏,动机耐人寻味,直到现在,依然使人百思不解。

36. 1979年,安居吉隆坡,再过几年就到退休年龄的陆老师居然“被人申请他调”丁加奴日底。陆老师不满“有心的安排”,据理上诉法庭,不幸败诉,半生辛辛苦苦教书的退休金完全不保。

37. 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对陆老师宣读判词:“骑老虎就将被老虎骑,既然要玩火,就要准备被火烧”。

38. 虽然如此,陆老师并不向恶运低头。相反的是,历经生命和志业的考验,他义无反顾地以肉身为华教的长城护法。

39. 事隔多年,一次饭局酒后那个“好心人”后来曾对林晃升和李万千先生说:“陆庭谕的调职是我搞的!……大丈夫敢作敢当。……狙击他的事,与我无关。”

40. 老虎不但骑过,而且咬过了陆老师的空拳,血迹而今未干,“好心人”却在百花香里笑春风去了。大丈夫敢做敢当?放火烧掉了陆老师的退休金,怎么敢当,如何敢当?

41. 陆老师知道了“好心人”的真面目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原来真的是他,既然也下台了,我祝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