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传奇: 放眼大局,面向民族

Monday, November 21, 2005

放眼大局,面向民族

82. 华教工作者真心的经营终让顽石点头。2000年11月,当李孝友总算为推销改制中学道歉,陆老师丝毫不计前嫌,化干戈为玉帛,把个人的恩怨,完完全全一笔勾销。

83. 那晚他上台演讲,心平气和地追述史章的悲痛,然后大声悲吟华教百年的辛酸。对于李孝友当年的大错,说得很轻。他顾及的是华教的大局,无关自己的点滴。

84. 李孝友跟着上台,坦然表示:“我向改制中学的校董会、校友道歉,我被误导来误导华人。这个责任我要承担,这是我的(历史)包袱。”

85. “如何解除这个包袱呢?我已经77岁了,也要站出来,和大家在一起!年轻人跑前面,我老的拿拐杖跟你们跑。”

86. 李孝友解除了个人的包袱,承担了责任;所有改制中学全过去了。

87. 1982年10月16日及17日,回应增建“吉华国中”分校的建议,副教育部长陈忠鸿和吉打董教对话时就说了:“兴建学校不应以一个不实际不可能达到的称号来申请,我国根本没有所谓具有传统性的国民型中学,只有国民中学。”

88. 2001年,白小原校被关,陆老师很快站出来讲出华社的心声。事情进入500天,而衍生了原校六年级学生报考的问题后,陆老师心如刀割。

89. “教育部长曾在国会上宣称如果有上诉将会解决,但迟迟没有下文。家长上诉后当然要知道结果,必然是向教育部查询,负责官员理应专业性作出解答;而非官僚性的官威十足,这也令人质疑教育部办事的效率! ”

90. “白沙罗新村及17区就有将近300名学生可以走路上学,不必舟车劳顿。何况附近的11区、12区、14区、16区,甚至敦依斯迈花园等区都没有华小。这些地方的学生都是来白小求学。”

91. “连社区缺少华小的实际情况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方面非常关心失学的孩子,一方面却对学生来报考加以”拖”字诀,真是极度矛盾,选民有权在问,人民代议士在那里?”

92. 2001年真是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28事变,陆老师参与了广大罢写的行列,用行动挡车,反对了政党收购媒体的居心。

93. 2002年,针对英文教学数理,陆老师点醒华社:“在联合国里母语教育时基本人权,同时也是最直接及有效的教育媒介语因此,董教总一直以来都以此作为积极争取的理由。”

94. “数理是我们在小学、中学,甚至世界大学都最强的科目,为何要以英文教数理来增加语文障碍?要提升英文水平,就应该对症下药,因此,英文教数理是不对的。”

95. “华小就像是我们的母亲,让我们能够在学习的基础阶段以自己熟悉的母语去学习各种新知识,以为将来求取更广更深的知识做好准备。……要我们放弃用自己的母语去吸收知识,就如要我们丢弃自己的母亲一般令人无法接受!”

96. 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三大任务是:华教、华教和华教。他是如此虔诚,用几近信徒的真情,日夜为华教点香。

97. 他批评的课题,绝非钻牛角尖,他从来不用偏激的言辞,去评论时事,他每一次的发言,所提出的要点,关及的不过是华教的困境,以及他认为公平的纾解之道。

98. 他一直以追随林连玉先生为志,明确地定位终生的奉献,大声为华教疾呼: “我们要从整体认识华社的生存韧性,不要因个别的不肖分子而以偏盖全。全人类的积极分子还是多于消极的破坏分子的,华族自不例外,否则,人类还有什么前途? ”